<th id="ifb9q"></th>
<button id="ifb9q"><object id="ifb9q"></object></button>
   返回首頁
請認準中職網唯一官網(www.newzimsituation.com)

當前位置:首頁 >>政務之窗>>學術研究

楊東平:只要擇校存在,家長的焦慮就解決不了

[編輯:中職網] [瀏覽次數:] [來源:全國中等職業學校學生信息網]

雙減”政策落地,力度前所未有。校外培訓遭到整頓之后,長久難解的教育資源均衡化命題,也隨之再度浮出水面。近些年,中國基礎教育的發展,伴隨著公辦學校的掐尖,民辦教育的擴張,以及校外培訓機構的不斷壯大。

“雙減”政策會給中國義務教育帶來怎樣影響,民辦教育又將走向何方?就這些問題,《中國新聞周刊》專訪了21世紀教育研究院理事長、國家教育咨詢委員會委員楊東平。楊東平:內地校外培訓機構發展到今天,其規模和功能已遠遠超越了培訓機構本應有的面貌,這樣的樣態是全世界其他國家和地區所沒有的。近些年,由于資本加持,國內的校外培訓機構力量已超過很多學校自身,體量也越來越大,瘋狂逐利。本來作為學校教育衍生的教育活動,最后反噬、綁架學校教育。政府要下很大決心才能改變這種局面。

但正常的課外培訓從來都有必要,其包括兩個功能:一者是補差,一者是陪伴。很多家長將孩子送到校外培訓機構,并不指望其學到什么,只是希望有人陪他寫作業,到家長下班時再將其接走。在臺灣,補差又被稱為補救教育,是政府行為。老師首先甄別每個班有幾個后進生需要補課。每周有兩到三個下午,學校會在日常授課老師以外,安排專門老師對這些學生補習。付給老師的酬勞也有專門的教育經費支出。

把培訓機構全部消滅了以后,是不是家長們的焦慮就消除了?其實,家長的焦慮是由擇校而引起,培訓機構只不過放大了焦慮。只要擇校存在,家長的焦慮就解決不了。治理校外培訓機構后,問題就回到公辦學校自身。能不能做到義務教育階段學校的均衡發展和公平招生,這才是關鍵,做不到的話家長照樣焦慮。

在日、韓及中國臺灣地區,義務教育階段都沒有所謂的名校,這是義務教育所要求的。義務教育本身就意味著一視同仁的教育。沒有擇校的需求,就沒有課外培訓。把公辦學校做均衡了,是解決所有問題的第一位,公辦資源不均衡,正是中國教育發展的所有癥結所在。

中國新聞周刊:多年以來,國內難以實現教育資源均衡化的癥結是什么?

楊東平:自上世紀50年代,中國就開始施行重點學校制度,公辦學校系統形成了一批重點學校。這些重點校在1986年《義務教育法》頒布以后就變得不合法,但變相的重點學校始終存在,某種意義上,還在不斷壯大。從當地政府來講,也希望有幾所拿得出手的像樣的學校。

從另一個維度來講,一些有家庭背景的子女在這樣的重點學校上學,這本質上是一種特權教育。國內有著等級化的學校制度,學生家庭背景和學校等級非常相關。利益階層愿意保持這一制度。

中國新聞周刊:實現義務教育階段教育資源均衡化的方式和路徑是什么?

楊東平:首先是就近入學,這肯定是均衡學生資源最關鍵的措施。近些年,小升初的秩序已大幅改善,但擇校的問題還沒有完全解決。

我覺得義務教育階段,招生應更加公開透明,保證公平公正。只要存在點招,實際上就是對義務教育的褻瀆。

除了生源,還有經費問題。從公共教育撥款來看,每所學校都享有生均撥款,這是平等的。但實際上,各個學校還可以另外獲得一部分撥款叫專項建設經費,經費來源可以是教育部,也可以是各市區。專項經費的數額往往是很大的,甚至遠遠超過生均撥款。在教育經費配置上,我們仍存在著很大的不公。在美國和韓國,如果想要申請經費創辦一所創新學校,一個原則是,經費將優先用于農村地區和薄弱學校。依照教育公平理念,資源應向那些最薄弱學校傾斜。在國內,很多時候是資源向重點學校傾斜,錦上添花,重點學校就會越做越大。

由于經費傾斜,重點學校能獲得更多教育資源,可以聘請更多特級教師、優秀教師,教師待遇也遠遠高于普通學校老師。這又帶來下一個問題,就是教師流動的障礙。

民辦教育應回歸教育本身

中國新聞周刊:民辦教育也是國家教育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,怎樣評價過去40年來,民辦教育扮演的角色和發揮的作用?

楊東平:民辦教育發展之初,國內將其定位為拾遺補缺,即利用社會資源來擴大教育資源,彌補公辦教育資源的不足。時至今日,這一任務在大城市和沿海發達地區已經完成,而在這些地區,民辦教育的作用發生異變,一些民辦學校和公辦校競爭生源,造成基礎教育系統分裂。有的公辦校成為民辦學校的備胎,這肯定是不合理的。

民辦學校中,有一類叫“公參民”學校,是指公辦學校舉辦的民辦學校。這樣的學校本身就是不合法的。其運轉模式是公辦學校通過民辦學校營利、跨區招生,在全國各地舉辦分校等,這就是典型的衡水中學和衡水一中的關系,衡水中學所創立的超級中學模式。這也是國家目前整頓的一個方向。
楊東平:首先說占比5%的規定,這相當于對民辦教育“瘦身”。我們可以對比看一下,在歐洲國家,民辦義務教育的比重通常在3%~7%,日本是2%。而且,國外民辦學校規模都很小,不會像國內民辦校一樣依靠資本加持,以上市為目的,追求大體量,跟公辦校形成競爭性關系。它所提供的是一種多樣化和差異化的選擇。

但多地制定5%的依據從何而來尚不可知。如果各地制定相同比例,這肯定是簡單粗暴的。因為各地差異非常大,有些地方是外來人口流入地,比如東莞,民辦教育體量非常大,而在一些地方的農村就沒有民辦校,所以各地具體比例的確定應把握一個總體的原則,但同時有彈性,各地可依照實際情況,有自主權來調整,而不是一刀切,直接將民辦校都關停。

至于《民促實施條例》中民辦高中跨區招生的規定,相當于做了一定妥協。但總體而言,像以往那樣野蠻的跨區招生將會得到遏制,這樣的轉變需要一個過程。衡水中學這樣超級中學未來會怎樣發展還不好說,畢竟它已經成為河北地區的品牌。我的希望是衡水中學和衡水一中逐漸正;,變成兩所獨立的學校,將捆綁招生的鏈條切斷,招生規模得到控制。楊東平:中國民辦教育一定要擺脫資本化方向,回歸到以學生為主的教育本質上來。但我們想要達到這樣的目的,又非常難。我們國家辦學門檻太高了,整體來說,中國教育舉辦權并沒有開放,這也使教育家辦學難以實現。不久前,我走訪一所民辦學校,學生只有200人左右,屬于小規模學校,但要滿足辦學條件,獲得辦學資質,要投入6000萬元。在丹麥,任何一個家長都可以舉辦學校、幼兒園。該國的普惠性幼兒園以家庭和社區為依托,只要招滿18個學生,持續辦學一年以上,就可以合法化,獲得政府占辦學成本70%以上的財政支持。這就叫主權在民,開放教育,這也是大民辦教育的實質。如果中國能夠允許家長、社區自主舉辦小規模學校,中國教育的多樣化和創新性能得到一部分有效解決。

從國外基礎教育改革經驗來看,另一項重要改革是公辦學校的體制改革,促使其成為創新型的學校。就像美國的特許學校、韓國革新學校、中國臺灣實驗學校的改革一樣,保持學校公辦性質不變,教育局和學校簽訂契約,設立一定的改革目標和考察期限。學校有辦學自主權,做創新實驗,教育局逐年評價,達成目標繼續辦學,否則辦學自主權被收回。公辦學校體制改革在中國內地還沒有啟動,但這是趨勢,有助于公辦學校形成自身的活力和多樣性。

技能型人才至少應在高職來培養,而非中職

中國新聞周刊:這兩年,中考也引發公眾熱議。多地中考錄取率在50%上下,被稱為一考定終身。同時國家政策層面還有普職比大致相當的規定,這被認為對學生在高中階段進行普通高中和中職1:1的分流,你怎么看這個政策?

楊東平:在教育的不同發展階段,升普高的比例是不一樣的。上世紀90年代以前,大部分農村地區,升普通高中比例是非常低的。一個縣就一所普通高中,大概只有1/3學生能升普高。到2019年,全國范圍內,高中階段普職比大致為6:4。但各個地區又有所不同,北部一些省份普高比例更高,超過60%,東南沿海地區差不多在50%左右。

產生差異原因或在于當地經濟發展水平的高低以及市場、產業對于技能型人才的需求和吸納能力。因此普職比絕不僅僅簡單是做一個規劃,要求1:1的前提,是要看有沒有相應的教育資源和就業崗位。強行規定普職比,會進一步加劇教育恐慌,除非職業教育做得非常好,有很大吸引力。即便職業教育發展很好,也不宜用普職比去規范。在國外,這種比例是自然形成的。

近兩年中職招生人數增加,很大一部分原因是開通了3+2的中職升大專的通道,也就是說報考人數的增加是為了升學,而非面向就業。這也和引導學生更多選擇職業教育的初衷有偏離。

在眼下,中職教育的水平是非常差的,學生學不到什么東西。從產業升級和發展來看,中職生不太符合需求,所以以后對普通勞動力的要求應是高中畢業,包括更多技能型人才,應在高職這個階段來培養,而不是在中職。

就職業教育而言,一個非;镜那疤,必須依托企業和產業來辦,而不是教育局辦,教育局只能辦普通學校。因為辦職業學校的成本是普通學校的三倍左右。中國中西部廣大的農村地區,沒有足夠的教育經費能辦出好的職業學校。

地方政府教育行為和評價短期難以改變

中國新聞周刊:最近大家還在討論高中是不是該納入義務教育,或者實行10年義務教育,對此你認同嗎?

楊東平:這里面還是涉及教育經費的問題。教育領域的共同認知是,如果要延長一年義務教育,首先應延長的是學前,即學前一年免費,這也是全世界通行的做法。因為學前教育的重要性和它的社會整體收益遠遠高于高中教育。中國新聞周刊:最近大家還在討論高中是不是該納入義務教育,或者實行10年義務教育,對此你認同嗎?

楊東平:這里面還是涉及教育經費的問題。教育領域的共同認知是,如果要延長一年義務教育,首先應延長的是學前,即學前一年免費,這也是全世界通行的做法。因為學前教育的重要性和它的社會整體收益遠遠高于高中教育。

中國新聞周刊:你覺得下一步教育改革的重點和關鍵點是什么,亟待改變的教育生態要素是什么?

楊東平:中國的教育改革有兩個基本訴求,第一是解決當前的熱點難點,義務教育的公共性,小升初競爭等。第二,更重要的是面向未來的教育創新。但就現階段而言,首要還應解決第一個問題,并且要設立有限目標。

首先是小學和幼兒園階段,初中和高中教育的問題應放在第二位。尤其小學教學,涉及千百萬學校和教師的行為。作業量光靠發文很難改變,地方政府、學校的教育行為、教育評價也在短時間內也難以改變,F在很多地方還在抓學校排名,升學率。此輪“雙減”政策前,上海很多小學數學考試最后一道附加題就是奧數題,這樣的考試評價就是在給家長施加壓力,讓其帶孩子去參加校外培訓,超前學習。

現階段,理論上小升初已沒有選拔性考試了,但初中還在搞點招,因此要把公辦初中不規范的行為管住。就高中教育而言,理論上,隨著中國少子化和高等教育普及程度越來越高,上大學已經不是問題,可以解放大多數的學生。
 

網站標題:全國中等職業學校學生信息網(中職網)
指導單位:全國中等專業學校學生信息咨詢與就業服務中心
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業和信息化部網站備案編號:京ICP備12020863號
辦公地址:北京市朝陽區惠新東街4號富盛大廈 郵政編碼:100029
版權所有:全國中等職業學校學生信息網 中職網官網 www.newzimsituation.com
Copyright@1996 - 2020 www.newzimsituation.com, All Rights Reserved

国模吧双双大尺度炮交gogo,chinese激烈高潮hd,揉捏穆桂英双乳三级视频,舌尖伸进去吸允小豆豆